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深度调查:美团打车或存大量刷单,比例超40%

深度调查:美团打车或存大量刷单,比例超40%

作者:   来源:  热度:97  时间:2018-03-26
原标题:记者调查:美团打车或存大量刷单 “马甲车”背后黑产获利颇丰“美团打车”于3月21日登陆上海,虽然上线首日即遭到上海市交通委等多部门约谈,但其3张&

原标题:记者调查:美团打车或存大量刷单 “马甲车”背后黑产获利颇丰

“美团打车”于3月21日登陆上海,虽然上线首日即遭到上海市交通委等多部门约谈,但其3张“14元快车抵扣券”、“3元出租车立减红包”等优惠,仍吸引不少市民成为其新用户。不过,优惠之余,有市民反映在使用过程中碰到车牌不符、司机抛客等情形。此外,东方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司机为了多拿补贴频繁刷单,甚至还滋生了专业帮人刷单者。

图片说明:“美团打车”一位司机自称刷了两天单,刷完单后要把从美团赚的钱跟对方五五分

为补贴司机频刷单比例或超40%

3月21日,东方网记者曾报道《美团打车在沪上线首日:司机秒接单不现身三部门联合约谈》,乘客张女士疑似遭遇“刷单”,被秒接单后十多分钟司机迟迟不现身,打了三次电话也联系不上,导致其行程被耽误。而张女士若是选择取消订单,则需支付4元费用。

图片说明:疑似位专业刷单者的“小林”介绍了“刷单”方法

就此,东方网记者在近日采访中了解到,为了多赚补贴,不少美团司机确实存在刷单行为。在司机聚集的微信和QQ群中,东方网记者注意到,不少司机很“坦诚”地分享自己的刷单经历,还有“老司机”分析称“十单中有四五单是刷的”;也有司机吐槽曾因刷单遭罚款,但被劝不要怕,“美团现在急缺司机,查到了也不敢封号,最多扣点小钱”。记者了解到,虽然美团采取了罚款等措施,但各类刷单行为依旧存在,甚至还由此滋生出“专业替人刷单”者。

“趁着现在美团补贴力度这么大,多赚点,不知道这样的补贴还能持续多久,但时间应该不会长。”多名美团打车司机均称,美团订单量在不断增长,但其中存在不少是司机的刷单量。“第一天基本很多人都是一个多小时才接到一单,哪有那么多单?算司机量来说,这也不太对。”“大家基本上就是互相帮忙,你缺个几单,我缺个几单,相互之间就补上了。而且基本不用花钱,注册个乘客端就有补贴。”

“美团打车”司机李全(化名)是山西运城人,住在松江区新润路附近,每天晚上9点出来11点收车,做两个小时。李全自称天天刷单,“自己跑上两三单,其它都是刷的。不刷的话,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跑。”他说,现在每一单都有奖励,他前一天就因刷单获得了“连击奖”,有8元的,还有10元的。“就是刷完单之后,要把从美团赚的钱跟人家五五分。”

东方网记者在多个群内注意到了一个叫“小林”的人,表现较为活跃,似乎是专业替美团司机刷单。按照“行话”,他就是“小护士”,专门帮司机“打针”。记者在与其沟通中了解到,近期他专门帮人刷“美团打车”上海的单,这两天就已刷了数十单。

“美团打车现在都是派单,按照距离远近来派,系统还不够完善,刷的时候,只要把位置和车牌发来。”小林介绍,具体方法是让司机把位置和车牌告诉他,他再通过软件虚拟定位到司机旁边叫车,随便打到几百米的地方。等司机接到单后,跑个几百米到达目的地后,他就会支付车费,司机之后再将实得利润的一半分给他。

小林自称有渠道获得大量“美团打车”优惠券,一个司机号一天帮刷10单左右就可以。同时保证,一号一单,一个新的支付宝,一个新的手机设备,不会被查到。小林说:“我用的是软件,人不在上海,都是虚拟定位。到时候刷完一单,可以清理数据,马上变成另外一个手机设备。”小林表示,自己还有大量的“美团打车”乘客账号,每个账号有多个优惠券,用来支付车费。等于每刷一单,他利用美团打车优惠券后,所付车费几乎为零,而小林与司机则可以平分每单的补贴费用。

为拿补贴司机将乘客半路抛下

“经同事推荐下载了‘美团打车’APP,因为前三单可以抵扣14元,所以这两天叫车基本都用这个软件。”市民徐女士告诉东方网记者,自己之前常用的软件是“滴滴出行”,不过比起“美团打车”,近期前者优惠力度少了许多。“身边不少朋友最近打车也都在用美团,毕竟对老百姓来说,价格实惠很重要。”

图片说明:蒋先生被“美团打车”司机半路抛下,其终点为长途客运北站,却无奈在静安寺附近下了车

市民蒋先生和徐女士一样,冲着优惠活动成了“美团打车”新用户。不过,蒋先生的体验却让他颇为不悦。3月23日9点多,蒋先生在上海陆家嘴凯宾斯基大酒店附近叫车,目的地为长途客运北站。不久,蒋先生的订单被“美团打车”派到了距离定位地点0.1公里的司机手中,“一开始还觉得挺好,派单位置挺精准的”。

5分钟后,车辆达到。在开了一公里左右,司机便开始和蒋先生“讨价还价”。“一开始,他和我商量,是否能到了浦西之后就放我下车,因为他10点半还要从陆家嘴附近送一名乘客去往上海虹桥站。”蒋先生说,司机当时的说法是“那是提前预约好的单子,而且美团派单没有提醒,刚打算把接单的关了,才发现又被派了单。”

在与司机交流过程中,蒋先生发现其同时兼任滴滴、神州、易到和美团四家的司机。“当时司机还告诉我说现在美团的奖励最高,他身边同样做网约车的司机朋友好多都跑去拉美团,但大家都喜欢拉距离近的,反正补贴都一样,谁也不想往远了跑,就想多拉几单。”

一边开车一边“讨价还价”,最终该司机将蒋先生放在了距离目的地还有10公里左右的地方。“他说要来不及回去接人了,让我再重新打车,还说反正美团现在有优惠,也花不了你多少钱。”蒋先生无奈地表示。

图片说明:东方网记者通过“美团打车”叫了一辆快车,车牌显示为“沪N**636”,但实际来的却是一辆外地牌照的车,牌照为“皖D**436”

“马甲车”背后黑产获利颇丰

这两天,东方网记者也多次尝试“美团打车”出行,虽然并未遇上“中途被放下”的经历,却发现了另一问题:APP中显示的车牌信息与实际不符。

3月24日9时许,东方网记者在上海火车站附近通过“美团打车”叫了一辆快车,车牌显示为“沪N**636”。车辆到达后,记者却发现这竟然是辆外地牌照的车,牌照为“皖D**436”,与其客户端显示信息不符。

“外地牌照做网约车的不少,而且现在美团正在大量招募司机,不会查得很严。”这位从事网约车已近4年的司机还向记者道出了内行所知的“门道”:“一般外地车辆改一个沪牌需要400到600元,我已经推荐几个朋友试过了,没什么问题。”他还向记者展示了“美团打车”的一个上海司机QQ群,群内写明:“美团超龄车,不达标车,外地牌改本地牌,统统解决。驾龄不够三年的,统统搞定。”

记者随机添加了两位“改车牌”的黑产人士,均称可以通过后台操作进行改车牌、驾龄等问题,价格分别是480和400。其中一位还向记者解释,“改车牌”是行业话术,其实并非真的改变车牌号码,而是添加真实相似车牌后五位或四位一样,车型颜色一样,换数字或字母,相似度超高,这样一来被投诉的几率就会变小。

东方网记者此前从市交通执法总队获悉,3月21日,执法人员对驾驶员袁某涉嫌使用无营运证车辆从事出租车经营进行立案调查,并依法暂扣了车辆。而值得注意的是,袁某所驾驶的“皖LGJ529”在“美团打车”乘客端显示的车辆牌号为“沪*529”。

“美团打车”所属的上海路团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将加强平台注册信息审核,对利用虚假信息注册及不符合上海网约车相关规定的车辆及驾驶员及时清理出平台。

阅读推荐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